当前位置 : 数据

网游成瘾被列入精神疾病 绝望父母有了索赔依据

2018-06-19 09:17 作者:电商网 来源:网络整理

(原标题:明天起网游成瘾列入精神疾病 绝望父母有了索赔依据)

看到世卫组织将“游戏成瘾”列为精神疾病的消息时,张晓玲的第一个反应是“游戏成瘾终于被正视了”。

“这确实是一个进步。”张晓玲对此感触颇深,她知道对于国内来说,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今年高考前,一名“绝望”的母亲马女士给所有高考考生写了一封公开信。信中,马女士讲述了自己本来成绩优异的孩子因为沉迷网游导致高考失利,至今未曾走出的经历。

张晓玲将这封《一个心碎母亲致所有高考考生公开信》转发到了自己的个人微博上。张晓玲是北京的一名律师,从3月中旬决定为“被网络游戏侵害的未成年人讨个说法”起,截止目前,张晓玲接到了上百个暴怒无奈甚至处于绝望之中家长的电话,也看完上百封讲述自己孩子沉迷游戏的邮件。每一个电话、每一封邮件讲述的都是孩子因为打游戏不学习、乱花钱,甚至把规劝自己的父母、亲人、朋友当作仇人等。

在张晓玲看来,游戏具有致人成瘾的内容,很多对家人、对自身、对社会的伤害均与游戏有一定因果关系,“很多网络游戏利用精巧的设计控制玩家心理,使得缺乏自制力的青少年沉迷上瘾。作为游戏公司或者游戏开发商,理应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当事的未成年人及其监护人有权向游戏公司主张权益,如赔偿损失等。”

初二学生首次接触网游 高中逃学去网吧打游戏

马女士在公开信中写道:“从‘魔兽世界’再到‘英雄联盟’再到‘王者荣耀’,我们眼睁睁的看着孩子一步步从阳光少年再到一个阴郁甚至陌生的青年,我们的心在滴血。十几年来,与其说我与孩子斗争了十几年,还不如说与网游斗争了十几年——但我输了,我们全家都输了,输的彻彻底底!”

日前,法制晚报·看法新闻记者联系到了马女士,她直言,之所以写那封公开信,也是想让张律师通过法律的手段来为自己和孩子讨个说法。

“现在孩子已经23岁了,最近两年,孩子每天就是在家打游戏,不去工作,也不和人交流。”马女士说,她和丈夫在家的时候,都不敢大声说话,生怕说不好就会刺激到孩子。“有一次不知道我们哪句话没说对,他一声招呼没打,就离家出走了。”尽管最后将儿子找了回来,但也将双方的家里折腾得够呛。从那以后,马女士和丈夫在家说话就谨慎了许多。

“原来聪明活泼的孩子,现在变得沉默敏感多疑,甚至每天都不和我们说一句话,这让人怎么能不难受。”电话里,马女士开始哽咽,她直言,从孩子沉迷“网游”开始,她和丈夫就没睡过一个安稳觉,特别到了每年高考的这几天,根本就无法入睡。“我们就是拿着手机,刷高考的各种新闻。”

马女士说,最早儿子接触网游是上初二的时候,一个班级的同学们总相约去玩,彼时,马女士和丈夫工作都很忙,也没太在意,“当时觉得就是游戏,而且大家都玩,应该不会有什么。”

但事实证明,他们想得太简单了,也低估了网游对孩子的吸引力。“儿子最开始玩得是魔兽世界,那时候还有一些自控力,每天也就放学的时候去玩一会儿。”但让马女士和丈夫没有想到的是,时间长了,儿子居然开始逃学去打游戏,“老师请家长的时候,我们都很吃惊。”

也就是从那时候起,马女士和丈夫才知道儿子逃学去打游戏的事情,于是马女士和丈夫加强了对儿子的监管,也控制了儿子的零花钱,“我和他爸爸开始各种绞尽脑汁,和孩子交流谈心,求测求助,但一直收效甚微。”

就这样磕磕绊绊到了高中,他们发现儿子打游戏的心思还是没有减少,商量后决定由马女士辞去工作,专心陪读。但儿子还是会在马女士发现不了的情况下,逃学去打游戏,老师也履次请家长来共同解决这个问题,但事情还是有些失控了——儿子逃学去网吧打游戏的时间越来越多了。

高考考砸后出国留学 一天十几个小时都在打游戏

高中三年,儿子像变了一个人,“内向、不爱搭理人”。马女士和丈夫发现了问题,但却害怕影响儿子的情绪,不敢太说他。在临近高考还有两个月的时候,儿子却带领同班的三名同学不上晚自习,逃课去玩网游,被班主任勒令停课一个月,“我和他爸爸带着他找到学校,深刻检讨,苦苦求助,老师和学校才同意让他参加高考。”

成绩可想而知,“连本科线都没上。”这对于全家来说是一个重大的打击。于是他们想到了出国留学,但500课时的语言关,儿子用了2年的时间才勉强通过,“高考过后,他打游戏就没停止过。”

标签: 父母 精神疾病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