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    医院  xxx  支付
当前位置 : 人物

谁动了我的土地(转载)

2018-12-28 01:31 作者:电商网 来源:网络整理

  原标题:谁动了我的土地

  土地作为债务担保被法院查封,却落入他人名下,而在这宗“张冠李戴”的土地上,盖起了公务员小区。

  本刊记者 曾晖 发自郑州、南阳

  牛忠玉面色晦暗,撑着腰,他的肝病又复发了,没钱治,只能拖着,不止一次想到了一死了之;老伴程士英,因人撬锁逼债,压力之下,服用了敌敌畏……

  “我在越南打过仗,人生最好的年华都献给了国家,可到末了,却逼成个家破人亡。”牛忠玉原本过着幸福的生活,爱人是国企干部,自己的房地产生意也做得风风火火。

  上世纪90年代,他与胡广善、乔金群等退役军人成立了郑州市予宛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公司早期多次被当地评为优秀企业,甚至一度与如今著名的建业集团齐名。

  但后来,却因一场莫名的土地纠葛,他们集体走入困境,至今深陷其里。

  半路杀出个“程咬金”

  1998年,予宛公司决定在南阳试水,兴建“星康苑老年活动中心”。

  此时恰逢南阳市国土部门掀起廉政风暴,相关证件迟迟未能得到办理,又受市场环境及公司资金断链等影响,项目尚未开工便陷入停滞,星康苑的工商执照也被吊销。

  2006年11月,放贷约440万元的金水农村信用合作社,因债务纠纷,将予宛公司告上法庭,公司总经理胡广善提出用星康苑项目所在土地作为担保,请求郑州市金水区人民法院进行评估拍卖,获得认定。

  在“(2005)金法执字第2093号”民事裁定书上,明确注明“将共计4块111亩土地的使用权予以查封,查封期间,不得买卖、抵押、出租、赠予或采取其他处分措施。”

  “按照当时地价,它值1个多亿。我们零零散散欠了2000多万,完全足够偿还而且还有剩余。”乔金群说。

  予宛的股东们万万不曾料到,半路杀出个程咬金。

  “程咬金”名叫李涛,他在2007年初向金水区法院提出执行异议,要求解除对上述土地的查封。

  原来,早在2005年9月,胡广善、乔金群等又以“星康苑老年活动中心”为名(下称“新星康苑”)在南阳注册成立合伙企业。

  后经他人介绍,南阳市碧桂园房地产公司负责人李涛加入新星康苑,并凭占股9成以上成为了合伙事务执行人。

  乔金群告诉记者:“新星康苑基本没有运作,所以对他(李涛)入伙,大家都没留心。”

  可正是李涛的加入,引发了他们的“噩梦”。

  2007年12月24日,金水区法院作出裁定,以案外人身份为由,驳回李涛异议,由时任执行局副局长的王昳方负责查封。

  裁定书上明示,老、新星康苑的“企业性质、设立时间、资本构成及出资人均不同”,不存在承继关系。

  表面上风平浪静,转折却在暗中发生。

  “杀我牛,还我鸡,鸡也没了”

  3天后,李涛的施工队突然闯入该地块,宣布以新星康苑与碧桂园联合开发的名义修建紫苑小区;短短两天过后,南阳市政府竟向其颁发了土地证书。

  李涛“鸠占鹊巢”,予宛公司上上下下犹如晴空霹雳。“他完全背着我们搞,没有征求过任何人的意见,所谓的联合开发,新星康苑与碧桂园的权属比重居然是5:95。”

  更令予宛人不可接受的,为什么被法院查封的土地,自己老老实实地等候处理,不相干的人反而能够进驻开发,还获得了政府的承认呢?

  “我们立刻开着铲车去阻挡,但警察前来赶人,说我们妨碍正常施工;我们又找到国土局,但他们却说自己是在执行法定程序。”牛忠玉回忆。

  胡广善多次向王昳方反映情况,请求查封土地证书,并责令有关单位停止规划与施工,但未获得答复。

  金水信用社同样着急,法律顾问王世科告诉记者,信用社也对李涛的动作提出异议,要求法院严格查封,但一样杳无音讯。

  他们不会想到,这一切,早已如剧本设计一样,被安排得丝丝入扣。

  2009年8月,紫苑小区1-7号楼基本落成。

  一直默不作声的王昳方此时却代表金水区法院做出裁定,称“查封土地使用权的效力及于地上建筑物,鉴于前述土地使用权本院先期已查封,该查封的效力及于紫苑小区地上建筑物。”因此对其中的6间商业通间,7间地下通间及24套住房予以查封。

  “‘已对土地使用权查封’完全是空有其词,很显然,这一裁定变相将土地查封偷换为房产查封。”王世科解读。

  乔金群估算,裁定书上所载房产,市值约为5000余万元,不到土地价值的一半。但他哪里知道,这并非噩梦的终点。

  一个月后,李涛申请以紫苑小区的其它已建成房产置换已查封的房产和土地,王昳方再次以金水区法院之名下达裁决书,同意解除对土地及此前部分房产的查封,转而查封另外48套住房。

  “48套房现在大概也就值2000万元,而土地却完完全全‘沦陷’了。”乔金群激动不已。

  但更糟的情况还在后头。记者从南阳市房管局近年发布的“房地产市场警报”中查到,紫苑小区1-7号楼所有房屋均在“可放心购买”之列,其中包含了这48套被查封的房产。

  在该小区7号楼“被查封”的一处住宅中,主人正忙着装修,“没有问题,证照齐全。”

  “杀了我的牛,还我一只鸡,现在连鸡也没了。”乔金群捂着胸口不停咳嗽。

  一个假查封,一个真动工,再以置换名义解套,最后不了了之,原属老星康苑的土地就这样被一步步地吞噬殆尽。

  记者电话联系上王昳方。

  “网上有对你的举报,你怎样看?”

  ——“我认为它很有问题。”

  “哪方面有问题?”

  ——“现在各方正在调查,不好透露。”

  “那你觉得在执行中有偏差吗?”

  ——“我没有义务回答这个问题。”

  “你为什么要这样做呢?”

  未及说完,对方挂断了电话。

  低调的公务员小区

  “明摆着就是官商勾结,他(王昳方)没收好处敢冒这么大的险去给李涛办事吗?”张金泉是予宛公司的债权人之一,垫付了300万元的工程款。

  起初,张金泉担心公司股东们跑路,就天天紧随身后,盯着他们每一次外出。久而久之,他跟着跑上访的次数多了,反而对予苑公司多了份理解与同情。

  王昳方在今年6月曾向乔金群发来短信,“老乔,想解决问题就来法院,我等你们,别玩欲擒故纵,闹访解决不了问题。还是要在尊重事实和法律的前提下来谈怎么办。”

  等到乔金群与牛忠玉前往其办公室,王昳方却一改态度。面对质疑,他只字不提案情,支支吾吾说了句“南阳市政府大,我管不了。”

  记者颇费周章,在南阳市国土资源局查询相关土地信息,发现老、新星康苑的材料被装订在同一个地籍档案中。

  并且,新星康苑用地的政府批文是老星康苑批文的复印件,而其土地出让金的缴纳则是以前者补缴的名义。

  就连王姓档案管理员也感到奇怪:“按照规定,不该把复印件收进来啊?”

  记者咨询了国土部门相关人士,得到明确答复,“这是假借前公司之名为后公司办理土地,是典型的冒名顶替。”

  曾有坊间传言,李涛与南阳市官场关系密切。

  紫苑小区位于风光旖旎的白河畔,紧邻气势恢宏的市会议中心。当地人介绍,中心建于2012年农运会前夕,原打算运动会后作为市政府的新办公区,但“十八大”后,搬迁计划暂时搁置下来。

  网络上,一些与紫苑小区相关的二手房信息,无一例外都写着“与市政府毗邻”、“有市领导入住”等卖点。

  记者以打听二手房的名义前往了解情况。

  小区东侧有一排小平房,墙上赫然挂着几块“市政府办团购工作小组”的标牌。物业人员告诉记者,住房全是150-180平米的大户型,是定向销售给当地领导干部的,开盘时就被抢购一空。

  一名居住此处的公务员称,158平米的房子,买的时候不到30万元,现在至少要卖75万元。

  该业主坦言,“价格诱人,而且邻里的身份不一般,以后办事方便。一些级别低的干部想买都没有资格。”

  记者看到,小区里停放着不少冠以“豫R000”字头的轿车,其中还有红旗牌。每栋楼下都张贴着禁止私装空调的告示,因为已经为各户统一安装了中央空调。

  但说来奇怪,这样一座“高规格”小区,在当地却并不出名,不少出租车司机都表示“从未听说”。

  事实上,从外观上看,它并不起眼,墙面瓷砖略显陈旧,大门与绿化也颇显一般。据了解,紫苑小区在建时受资金影响进展缓慢,历时5年才交房验收。另有消息人士透露,小区的楼层超过了民航方面的相关规定,还曾有过一番公关。

  “卖给公务员的房子都敢如此拖拉,开发商实在不一般。”附近商铺老板告诉记者。

  艰难的控诉路

  “我不告李涛,也不告南阳市政府,我就告王昳方为啥不严格执行查封。只要他倒下了,其他人自然也会被牵扯出来。”乔金群立场坚定,“他不在中间使坏,怎会有这些问题?”

  胡广善因欠债被拘留过两次,如今患有严重脑血栓,乔金群成了公司伸冤的代言人。

  乔金群随身携带一本《检察机关反渎职侵权工作法律汇编》,这是河南省高检的一名处长给他的。

  “那个处长很同情我们,照着这个指出了王昳方的各种过错。”他苦笑着,“现在我写举报材料都不用别人代劳,自己都快成律师了。”

  乔金群保存着自2009年以来的每一张快递单,厚厚一摞,他向河南几乎所有的政法机关发出过举报信,可大多都石沉大海。

  有人提醒他,“金水区法院能耐太大,没有更高的领导过问,这事在河南很难办下去。”

  据河南省高院知情人士称,高院曾就此事令王昳方前去说明情况,但王当天中午醉了酒,下午一到法院,就借着酒性哭闹一番。

  “王昳方在领导面前承认了自己的不对,又声泪俱下地说老乔他们缠着自己,此后就没了下文。”

  另外,郑州市检察院也调阅过该案卷宗,但耗时一年多,最终也未能给出任何说明。

  记者同样感受到王昳方的“神通广大”。

  在与予宛公司股东见面不到10分钟,金水区法院方面来电,“提醒”乔金群别再折腾,少跟记者接触。


  记者在南阳走访后,王昳方当天下午又向予宛股东们发去短信,称愿意请李涛和他们坐下来谈。可这些年来,他在执行过程中从未征求过公司方面的意见。

  另外,记者的电话号码也疑似被其掌握。记者以本人的手机联系王昳方,始终无人回应,后来改用他人号码拨打,他立马接听……

  乔金群说:“我和老牛在机关里有不少朋友,从没麻烦过他们,我们觉得这解决不了问题,反而会让别人为难。但我们一定会告倒王昳方,哪里可以告,我们就告到哪里。”

  现在,乔金群动员过去的员工在网络论坛和微博举报,他自己也开始直接向中央领导写信。中央纪委、中央办公厅、国家信访局……每天都要寄出5封,虽然还没得到答复,但他感到欣慰,因为每封信函都会收到已签收的短信提示,“这就是希望。”

标签: 转载 我的 土地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