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  支付  上海九龙  xxx
当前位置 : 零售

关于我女儿在郑州澍青医学高等专科学校命丧体

2018-07-02 05:52 作者:电商网 来源:网络整理

 誓死为女儿讨个说法

  关于我女儿在郑州澍青医学高等专科学校命丧体育课的情况反映

  尊敬的上级领导:

  我叫王秀岭,男,河南项城市官会镇人。今天我们怀着无比悲痛的心情向各位领导反映我女儿王蔓在郑州澍青医学高等专科学校(下称郑州澍青医专)体育测试中离奇死亡已一月,可郑州澍青医专百般推责,至今未给我们任何说法,恳请领导在百忙中过问此事,还我们一个公道,让女儿早日安息。

  我女儿王蔓,今年19岁,身体健康,肯学懂事,2012年9月1日到郑州澍青医专学习护理专业。入校后,参加了学校的体检复查,并完成了学校组织的军训。2012年11月7日上午,郑州澍青医专体育教师组织护理5班学生800米体育测试,女儿分到第二组测试,在第二圈没有跑完的时候,她突然晕倒,同学把她背到校医务室。而组织测试的体育老师对女儿的晕倒不管不问,仍继续进行测试,足见教师对学生生命的漠视。在校医务室大概20分钟后才拨打120,120到后,只说了一句“没有生命体征了,没有抢救意了”。我女儿就这样离奇地“走”了。

  事发后,我们在澍青医专校医务室看到的只是一张用药单,没有任何医生签名。这不仅让人们怀疑,参与抢救者都是谁?为什么连个签字都没有?据女儿的同学回忆说当时送到校医务室时,还有呼吸心跳,可是校医务室提供的心电图报告单显示的却是一条横线。该校医务室是否有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还不得而知。

  从11月7日事发至今,郑州澍青医专百般推责,麻木冷漠,一拖再拖,始终不给我们一个合理的说法。我们找校领导讨说法却遭校方雇来的几十名保安的推挡,掐我们脖子,抢我们拍照手机,我们的心每天都在滴血。

  含辛茹苦抚养19年的女儿在郑州澍青医专就这样说没就没了,做父母的誓死为女儿讨个公道。

  在此,叩请领导为我们主持公道,还女儿个公平,让躺在医院太平间的女儿早日安息。

  反映人:王秀岭

  二0一二年十二月三日

标签: 医学 澍青 高等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