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    医院  xxx  支付
当前位置 : 跨境电商

陕西镇巴县一位农村妇女艰难维权何时了

2019-04-01 17:46 作者:电商网 来源:网络整理
    陕西镇巴县一位农村妇女艰难维权何时了

    原告人:陈继秀,女,中年,高中文化,汉族,系陕西省汉中市镇巴县巴庙镇八角村村民。

    被告人:法定代理人——镇巴县最高领导县委、县政府应承担全部责任。

    请求事项:首先请上级主管部门为我农村妇女做主,提出要求:我的孩子没了无法挽回。先必须解决我衣、住、行在中等生活水平之上。其次必须解决逼我上访所造成的损失费及外债必须还清,另外老来必须把护理人员的护理费都应提前付上以防后患。

    事实和理由:我今年为了解决我的孩子一案,去年四次来北京,后来镇巴县利用“巡视组”把我骗回了镇巴至今连反应都没有,相反镇巴县委、政府用毒汁和殴打等行为来对我。我向高层领导请问?镇巴县委、政府连大门都不让进,还能与领导谈话吗?如勉强去遇上了,领导从不应声,对此我妇女的合法和人身权在哪里去了,这不是推迟和推脱的一种面孔吗?我想世上还有没有“公道”二字,我必须提高勇气,我想方有城市之美,否则就有“包青天”。我就先提起孩子失去的那时说起,因我一人在家当时孩子有病去医院看病时,政府将我强行引产,打了引产针后第一天生下的小孩,第二天死了大孩子,当时在打引产针前的同时向政府提出请求;不说延长一段时连五天时间都不准,不分清红皂白的情况下,由于胆小害怕,就勉强做了人工手术,当时我一个人在家,自己的命都难逃,那还能去照顾好孩子吗?那时地方医院条件差,转院无法转的状态下,就像活埋一般而害死了我儿子,事后由于几年巴庙镇政府领导对我的承诺是给我领养一子,政府抚养至十八周岁,作为当时的赔偿,八年后政府不兑现。对此我才上访在巴庙,过去镇巴县本来就黑暗腐败的县级领导指示;几年前他们不但不兑现他们对我的落实,相反在其中还劳教我一年又一年,押管在巴庙镇政府六、七年之久,剥夺我人身权又剥夺我合法权,在这些年代里我受尽了不敢想象的摧残和折磨。连我走路都要二人扶我,特别是提起在巴庙政府几年我想起头痛。长期连水都喝不上,更谈不上吃饭。放长假时甚至几天连人都见不到。在押管的六、七年里。我跌在地上即骨折,几次的手术害得我全部丧失劳动能力,说在这都是阎王老爷不收我,我才有了今天的活命。对此因失去了孩子导致离了婚,政府借此机会欺负和排斥我,逼我离家出走后就一了百了,其达到他们的目的。对此导致我终身残废,另外在这劳教和押管的时间里,巴庙政府还强行搜走了我的钱财和身份证,在押管和劳教期间三——五年不签字,甚至连我的户口都没了,还能谈上拿什么来授予你国家信访局的接待吗?现在我向上级主管部门领导过问,县信访局说他们没权、县委、政府领导无法接近,我向中央领导请问,我究竟该找谁?难道我不该找你党中央和“国务院”吗?如今在党中央“国务院”及公安部与信访局的相互配合的正确领导下,才有了我们妇女说话和维护自我的权利,我这次来北京,向你们提出了请求后,你们上级如不把我孩子一案,劳教一年又一年,押管在巴庙镇政府六、七年之久,如你上级不下书面定论,那我就长期住在北京,老老实实向党中央“国务院”的领导为我做主而提醒上级,去年我四次来北京一直不能得出结论,最后一次回来我地方利用省、市的“巡视组”才把我骗回了镇巴,我回来一看,“巡视组”大门里三层的外三层的保安把住。我偷偷去后门走上顶楼办公室一看,以镇巴信访局局长为首的“巡视组”,另外在首下单位抽来几名随从,用谎言来欺骗受害人,我向党中央“国务院’’请问?镇巴信访局能解决的问题我还来北京干啥?为孩子上访受尽了不敢想象的摧残和忍无可忍的酷刑与折磨。在铁的事实面前我特请上级领导亟应纠正,并请早日还我一个公道……!

    以上我向上级主管部门领导再一次提出请求:希望高层把你们互相之间及过去我的详细的叙述;我请求上级主管部门的各级领导监督镇巴县与巴庙镇之间的赏赐钦差给予纠正,并彻底清除镇巴县过去的不法行为,并给我与镇巴县县委、政府与巴庙之间——请上级主管部门领导为我做主,老老实实给他们与我算一个政治账,扭转其主要错误,纠正其主要不法行为作风,希早日还我一个公道——为昭诏为盼!

    此呈

    控告人:陈继秀

    手  机:13892689319

    2019年3 月1日

标签: 妇女 维权 艰难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