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B2B

青海高原圣肽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借“挂靠”再战

2018-05-15 00:34 作者:电商网 来源:网络整理

  反传销网5月13日发布:近年来,由于生物活性“肽”所具备的独特优势,使其逐渐成为生物活性物质这类研究的热点。而随着与多肽合成相关的技术、设备和工艺等方面得以迅速发展,使得多肽药物研发成本和生产成本的大幅度下降,多肽药物和肽保健品的开发持续升温。

  直销行业有不少企业开始纷纷开发肽产品,甚至有的非直销企业也开始准备走直销的路线,这其中就有一家名为青海高原圣肽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简称“高原圣肽”)的企业开始涉水直销,创办人为吴庆林的儿子吴长海。

  涉水直销欲转型

  据直销百科网报道,在吴氏家族有个不成文的规定——所有资产与下一代没有任何关系,不会留给下一代,也不允许去挥霍。吴家的祖辈就是独自创业,甚至到了吴长海,也是怀揣几千元自立门户。

  官网称,2006年,吴长海把肽从幕后推到台前,为学习肽,他远赴日本深造。2009年,为肽辛苦拼搏三年后,2012年,他与青海省政府签订绿色生态发展合约,在青藏高原上开发绿色肽。2013年,在吴长海指挥下,陆续研发出健康梦系列、PHP系列、圣肽百金草系列、百锦草系列等多个系列产品。2015年,集团已发展成为健康肽行业的领跑者。不仅如此,吴长海还带领集团向文化产业进军,并成功开发出“餐饮娱乐、服装服饰、运动器械、影视动漫、培训机构”等多个产业群。

  早在2013年,高原圣肽就开始涉水直销。当年,就有媒体曝出其直销模式的奖金制度:公司拿出您直推会员(1代-3代)收入的5%作为您的领导奖金(也就是说您推荐一个人也能赚钱,只要您帮好您所推荐的这个人只要他赚钱您就赚钱),还推出“爱心奖金”、“幸运奖金”等。

  值得一提的是,2017年8月10日,高原圣肽把注册资本变更为8848万元,不过实缴资金也仅为100万元。

 曝光|青海高原圣肽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借“挂靠”再战直销,被指多

  高原圣肽被曝涉嫌传销

  记者通过百度查询发现,一篇名为《赤峰地区“国盟普惠”、“高原圣肽”两起组织、领导传销活动案告破》的新闻。而据中国经济网报道,高原圣肽的销售模式完全采用传统的金字塔分级结构。

  从视频中工作人员的讲解中可以得知,该公司形成以“销售奖”“推广奖”“领导奖”“福利奖”等七大奖金制度为核心的激励措施。业务人员可以通过直接发展和间接发展下线会员来达到相应的销售业绩,而计酬方式则会根据下线人数和销售业绩进行相应定级并获得报酬。同时,该公司采用双区多边制,形成上下线关系且层次明显,会员的收入完全取决于下线人数的多少和销售业绩,这种高额返利、发展下线的运作模式完全是典型的传销模式。

  其实,高原圣肽涉嫌传销的新闻已不是第一次被媒体曝光了。早在2013年,《中国经济网》记者就曾在新闻调查后发表文章《北京高原圣肽公司打着连锁旗号涉嫌传销》,引发人民网、新华网、环球网等数十家全国主流媒体的跟进报道,在社会上引起了极大的反响。

  据该报道称,高原圣肽公司推行员工“领导奖金”制。对于该制度,北京高原圣肽内部资料解释为,“公司拿出您直推会员(1代-3代)收入的5%作为您的领导奖金(也就是说您推荐一个人也能赚钱,只要您帮好您所推荐的这个人只要他赚钱您就赚钱)”,并进一步举例,“A今天一共赚了30000,那么公司就会 出3万的5%奖励给您即使您今天没有做任何事您也一样赚1500元,这就是领导奖金。”

 曝光|青海高原圣肽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借“挂靠”再战直销,被指多

  直销牌照当“护身符”

  涉传被查以后,从2017年9月12日开始,高原圣肽的官方微信公众号“高原圣肽”,随即停止了更新。

  涉传被查,并未能阻止肽家族在直销领域的决心,如今肽家族第三代已接过直销的大旗。据悉,肽家族第三代成员为吴长海的女儿吴彦知和儿子吴伟。

  最终,他们看中了直销模式。据工商资料,2017年9月28日,姐弟俩合力打造的泓九公司,注册资金增资到了1亿元,不过实缴资本也仅为140万元。

  没有直销牌照,怎么办?找到一个拿牌企业做“护身护”,无疑是最好的选择。如今,姐弟俩已经带着肽家族的产品,找到了天津某家企业,并成为系统领导人。

  该公众号展示了肽家族的两个产业园:得肽系统山西产业园、得肽系统青海肽产业园。

相关阅读